产业世界对于云计算的需求还会进一步扩大-北湖新闻网-沙河新闻
点击关闭

能力技术-产业世界对于云计算的需求还会进一步扩大

吉喆因病去世

首先在安全能力上,前期的技術、能力、數據累積和後續的持續創新、突破都是不可或缺的。前期累積,意味着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安全大數據庫」,擁有難以超越的競爭壁壘。同時,還要針對安全進行大規模的、長期的持續投入與研究。至於服務能力,則來自於自身長期的業務基因和技術成果。

由此可見,安全不僅是客戶的底線和天花板,同時也是雲計算廠商的底線和天花板,服務能力如同支撐在底線和天花板當中的「羅馬柱」,只有安全與服務緊密契合,才能打造出讓產業在雲端快速、穩健生長的空間。

這意味着,產業互聯網時代的安全,必須是伴隨着產業數字化原生的、一體的安全能力。

底線和天花板:安全如何影響產業雲?

這種情況的出現,來自於以下幾個趨勢。

第二是雲安全攻防態勢的變化。在中國雲安全與新興技術安全創新聯盟推出的《2018雲安全報告》中提到,如今雲安全的威脅態勢正在發生演變。2017年一年中,就陸續出現了WannaCry、Bad Rabbit、Petya、Not Petya等數起勒索軟件和分佈式拒絕服務攻擊事件。可以說網絡攻擊的技術在不斷提升,新手段也是層出不窮。同時也有數據顯示,目前全球至少存在100萬個網絡安全工作崗位的空缺,而隨着雲計算的進一步普及,到2021年這一人才缺口將擴大三倍。

在能力實現上,這類雲計算廠商的安全能力往往只能覆蓋基礎建設、儲存和網絡服務。其餘更多的大數據分析挖掘、人工智能、安全趨勢風險預判以及種種垂直行業的安全解決方案,很多時候就沒那麼擅長了。這就導致他們的服務對象常常是一些相對保守的產業,只有數據云化存儲的需求。但問題在於隨着新技術的進一步深入,這些產業遲早也會產生更多安全服務需求,屆時必然要通過更換原生安全能力更強的雲服務廠商,或是更換成混合雲體系來平衡服務與安全的天平。

至於服務能力強,但在安全問題上折戟的玩家們就更多了。像是谷歌雲和微軟Azure這樣經驗豐富、技術儲備強的老牌雲計算廠商,光在去年一年中就分別出現了虛擬機斷網和Office 365訪問故障的問題。如果這種情況長此以往,很容易消磨更多客戶上雲或者接納雲端新服務的信心。

舉例來說,在一個智慧政務項目中,騰訊安全就組合應用了幾大核心安全產品。通過數盾為政府提供全生命周期數字資產管理服務、通過構建一體化安全運營中心幫助政府實現全時全域的威脅情報平台和攻防能力、在終端管理和數據加密方面通過UEM和KMS產品保障終端設備、應用程序及移動數據的安全。除此之外,騰訊還為這個項目引入了安全專家服務和10餘家生態夥伴的能力,針對政府的實際需求場景,為其搭建了完整的政務雲立體安全中台體系,從無到有設計、打造了目前最完備、解決最複雜場景的數字政務安全方案。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腦極體。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面對這種情況,騰訊曾經提出過一個很準確的說法:安全不僅是底線,也是天花板。它既是產業接納新技術賦能的第一級台階,也因影響着企業技術成熟程度、穩定程度而制約其發展上限。

第一是上雲需求的普遍性。正如上文提到的,中國雲計算市場的高增速,來自於雲計算強大的滲透性。越來越多的傳統產業出現了上雲需求,這些產業往往IT人才儲備較差,自身缺乏安全建設能力。加上傳統企業越來越多的與5G、AIoT等新技術結合,意味着數字世界與虛擬世界的高度重疊。如果潛在的安全問題爆發,不論是數據存儲的被動式安全問題還是外部攻擊這樣的主動式安全問題,造成的後果都會更加嚴重。一個城市的交通信號燈可能會在瞬間錯亂導致大量道路交通癱瘓,工廠生產線的停滯更會帶來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因此上雲的普遍性,正在不斷為安全的重要性加碼。

最後還有雲安全創造的全新價值體系。我們知道隨着產業上雲的深入滲透,不同類型的產業有着不同類型的上雲需求。實際很大一部分產業上雲的核心需求,就是安全。例如政務、醫療、金融等,雲計算廠商只有不斷完善安全能力,才能獲得這些產業的青睞。也就是說安全能力已經不再是雲計算廠商的後勤需求,而是真正能贏來市場份額的決定性「業務指標」。

騰訊:兼顧服務與安全能力,打造最安全的產業雲我們已經看到,有一些兼具雲服務能力和安全能力的廠商已經找到了兩者之間的平衡點,騰訊正是其中的典型。

市場上不乏一些雲計算廠商也在探索打造安全能力,在雲端、業務端都進行相關的探索。可這些雲廠商,往往又在安全的意識、技術、能力和服務上有所匱乏。

如果把雲計算當成一款「遊戲」,滿足各類客戶不同的需求如同各種「支線任務」,那麼安全問題一定是最後每個玩家都要面對的「最終BOSS」。

而上云為產業帶來的紅利也是有目共睹,就拿政務領域來講,政務上雲不僅提高了相關部門的辦事效率,更能夠幫助不同部門間打通接口,增強數據的流動和效率。至於金融領域,智能風控、智能審核等AI能力,往往也是通過雲端接入服務。未來隨着5G、AI、IoT等技術更多地向產業層面廣泛普及,雲端的「工具箱」里可供產業應用的工具會更加豐富,產業世界對於雲計算的需求還會進一步擴大。現在已經有不少廠商推出了「5G雲」、「AI雲」的概念,騰訊雲副總裁王龍就曾表示,雲+AI將是產業升級的最佳搭檔,騰訊在過去20年積累的數百種AI能力正在通過騰訊雲對外開放。李開復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也提到過,AI在傳統行業的滲透率只有4%,在這一滲透過程中,上雲將是重要手段。IDC在報告中也提到,2019年全年,中國公有雲IaaS市場仍有望保持80%以上的高速增長,市場增速將持續高於全球。

我們知道騰訊在過去20年的發展中,牢牢紮根于C端業務,服務超過10億用戶,繼而擁有了最海量的用戶、最豐富的業務場景、最強的安全技術儲備和最具經驗的安全人才隊伍。騰訊的安全能力和安全體系,是伴隨着騰訊業務發展原生的,服務好騰訊本身複雜業務的經驗積累,也是騰訊安全的一個天然的優勢。

結束語當今我們見證的,是產業世界難得的進化之機。種種技術革新帶來的變化,正在作用於個人生活,作用於社會經濟甚至作用於人類文明。

(騰訊副總裁丁珂:產業互聯網時代,安全既是企業發展的底線,也是制約企業發展的天花板)

中國雲計算市場,正在進入前所未有的擴張期。

在騰訊身上,恰好這些素質一應俱全。

市場研究機構IDC發佈的《2019年Q1中國公有雲服務市場跟蹤報告》顯示,2019年Q1公有雲IaaS市場同比增長74%。這樣的近乎于激烈的增長,來自於產業數字化改造的漸入佳境。雲計算已經不再是互聯網企業的專屬,而是以極快的深度滲入更多傳統產業中。其中既包括數字化基礎較好的金融、保險等行業,也包括數字化基礎相對較差的製造業乃至服務業等等。

安全與服務在兩端:雲計算的產業價值天平那麼面對着這樣一位「最終BOSS」,各路玩家又是怎樣表現的?

因為我們面臨的不僅僅是產業上雲,同樣也有「黑產上雲」。例如應用深度學習模仿人類行為,在服務器發動更加難以識別的擬人化攻擊;或是通過對抗生成網絡偽造聲音、圖片、視頻;甚至很多黑客已經學會了如何利用雲服務的特性進行攻擊,美國此前就曾發生過黑客竊取AWS密鑰獲得開放S3容器中的資源路徑,或是啟動新的Amazon Elastic Compute Cloud(EC2)來挖礦,製造了好幾次敏感信息泄露事件。

百年一遇的巨大變革,就如同宇宙中的大爆炸,釋放出的能量不僅會創造新的天地,也會改變以往世界的運行規律。現如今「大爆炸」所改變的,顯然是產業互聯網中的技術排序,讓安全能力的重要性不斷向上攀升。或許在下一個一百年中,安全能力會成為產業互聯網發展背後的重要推手,而騰訊安全,則可能在這個大時代中,成為產業長城上的守夜人。

說到這一問題,實際情況卻又沒那麼樂觀。正如騰訊所說,當安全成為底線和天花板時,它的分量往往要遠高於其他服務。但產業上雲,卻又不僅僅是為了獲得安全,而是為了獲取技術服務提供的賦能之力。因此安全與服務常常被置於天平兩端,只有找到平衡,才能真正釋放雲計算的產業價值。

一方面,產業互聯網的推進帶來了安全需求的供給、需求兩端變化,在供給側,新技術、新業務、新場景都必須包含安全要素;在需求側,每產生一個新的需求都默認產生安全需求。另一方面,產業安全總體呈現突發性、複雜性、破壞性等新變量,企業的安全規劃水平將成為影響企業生存和發展的關鍵要素。

我們不妨先設想一下,在雲計算逐漸步入產業領域的今天,想要尋找服務與安全的平衡,既能橫掃支線任務,又可以「碾壓」最終BOSS的玩家,到底需要哪些基礎素質?

對雲計算廠商而言,市場的增長來自於服務對象類型的多樣化,自然也就意味着需求端的百花齊放,在雲、管、端的協同部署和能力發展、業務部署的敏捷性與可拓展性等方面,都給雲計算廠商提出了新的要求。其中一個普遍得到客戶與廠商廣泛重視的,就是安全。

同時,騰訊的另一大優勢,來自基於眾多場景的「工具」能力。在騰訊新的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中,整合了雲、互聯網+、智慧零售、教育、醫療、安全和LBS等行業解決方案,直接幫助醫療、教育、交通、製造、金融、零售等傳統行業加速完成產業互聯網轉型。騰訊安全的存在,意味着在騰訊對產業進行改造的過程中,能夠提供一種平行式的能力覆蓋,在廣泛的垂直行業服務能力之上,提供廣泛全面的安全保障。

在今年,有關部門組織了一場大型的網絡安全演練,以檢驗國內大型企業、單位的網絡安全防護能力。在這場演練當中,騰訊安全承擔一家大型金融企業安全防禦的任務,因此成為了110多支攻擊隊伍瞄準的頭號目標。在長達21天的對抗中,騰訊安全實現了0安全事件通報、0失分的成績,「硬核」實力可見一斑。

今日关键词:承德惊现恐龙足迹